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经济日报:这样的香港我们怎能不珍惜

港台新闻 时间:2019-10-03 编辑:sunbet官网 浏览:
原标题: 经济日报:这样的香港我们怎能不珍惜 6月份以来,持续的违法暴力活动给香港经济社会造成了巨大伤害。与此同时,有人鼓噪回归后“‘一国两制’遭遇失败”,外部势力更是别有用心借此大肆唱衰香港经济。 真相究竟如何呢? 1997年,香港GDP总值1.37万

原标题: 经济日报:这样香港我们怎能不珍惜

  6月份以来,持续的违法暴力活动给香港经济社会造成了巨大伤害。与此同时,有人鼓噪回归后“‘一国两制’遭遇失败”,外部势力更是别有用心借此大肆唱衰香港经济。

  真相究竟如何呢?

  1997年,香港GDP总值1.37万亿港元,人均GDP为21万港元;2018年,香港GDP总值2.84万亿港元,人均GDP达38.19万港元;2017年,香港家庭实际月收入较10年前增加了45%;2016年,香港财政储备较10年前增加了98.5%;在港交所上市公司的数量从1997年的619家增加到2017年的2020家;香港的外汇储备在2016年就达到3862亿美元,是回归之初的4倍多;法制指数全球排名1996年逾60名,2018年上升为16位……

  这样的香港,我们怎能不珍惜?

经济日报:这样的香港我们怎能不珍惜

  (一)

  香港的辉煌要从上世纪60年代说起。

  当时,香港等地开始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集中发展劳动密集型加工产业,并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飞速发展,成为亚洲最富裕、最发达的地区。50多年间,“亚洲四小龙”有的上升、有的没落,但香港始终位居前列。

  同为“亚洲四小龙”的新加坡,常常被拿来和香港作比较,两地常年以来都在争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但在高净值人士的眼中,胜者都是香港。

  从宏观层面看,英国智库Z/Yen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显示,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第一和第二名一直在纽约和伦敦之间换手,第三名和第四名也一直在香港和新加坡之间交替。但香港明显胜出,并在2018年和2019年初逐步拉大与新加坡的差距,稳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学系教授胡光宙认为,香港和新加坡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香港依托于中国内地这样一个世界第二且仍然在以较高速度增长的经济体,这是新加坡所没有的优势。

  香港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完备,透明度极高,加之地缘优势、同宗同源等因素的叠加,众多内地公司更倾向于在香港交易所上市。重视中国内地市场的跨国公司也常将亚太区域总部放在香港。2017―2018年度数据显示,在中国内地全年所获得的1250亿美元外来直接投资中,990亿美元通过香港流入,占总外商投资额的80%。

  专注研究全球经济的智库PIIE称,截至2018年底,中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在香港的存量达6220亿美元。这一数字相当于香港同年GDP的170%,这代表着大量内地企业通过香港投资全球。

  随着中国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香港资本市场正不断增添新活力。香港证券交易所2018年4月进行了25年来最大的上市制度改革,便利不同投票权架构的创新型公司、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等新经济公司在港上市。受益于这项改革,2018年港交所业务创下多项新纪录:香港证券市场首次公开招股集资额高居全球首位,达2880亿港元;证券市场成交额创历史新高,超过26万亿港元。“沪港通”和“深港通”自2018年5月起每日额度扩大4倍。“债券通”的日均交易量已由2017年10亿元至20亿元人民币增至2019年1月日均交易量60亿元至70亿元人民币。

  “纽约-伦敦-香港”三大全球顶级金融中心的格局已经形成。

  (二)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如春雷滚滚,敏锐的港商紧紧抓住有利时机,率先到内地投资建厂,更为内地改革开放输入了许多先进的发展理念、经营方式和管理经验等,促进了观念更新和市场经济发展。

  1978年,内地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珠海香洲毛纺厂成立;1983年,由港商与内地合资的白天鹅宾馆在广州正式开业,成为内地首家五星级宾馆……大规模的直接投资推动了香港与珠三角经济带形成“前店后厂”的生产销售模式,香港也由此实现了又一次经济飞跃。

  自改革开放以来,香港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以美元计增长了约11倍,已超越德国、英国和日本等先进经济体。近10年,香港平均经济增长率2.7%,比其他先进经济体的平均增长率高出一倍。与此同时,内地货物贸易总值增长198倍,香港出口也大幅增加了71倍。香港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作出重要贡献,而国家的发展也成就了今天的香港。

  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认为,当时的香港把握住了内地制造业起飞的契机,成功转型成为内地连接世界市场的重要桥梁,建立和巩固了香港今天作为国际商贸、物流、航运、金融和专业服务中心的地位。

  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说:我们国家在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改革开放,香港大量参与其中,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作出了贡献。因此我说,“香港好,国家好”。我讲“国家好,香港更好”是在回归之后,这是我当时的期盼,并且那个时候已经开始看到国家快速发展的势头。从期盼到现实,现在我更加坚信“国家好,香港会更好”。

  (三)

  回归前,美国《财富》杂志发表封面文章,预言“香港已死”。然而,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和SARS侵袭后的香江浴火重生、风采更盛,依然坚守着亚洲最具活力城市的地位。在香港回归祖国10周年时,《财富》又发表文章《哎哟,香港根本死不了》,并在正文开头第一句即承认:“啊,我们错了!”

  1998年,金融风暴席卷亚洲,国际金融大鳄联手操纵汇市、股市和期指市场,扰乱香港金融秩序,港股一泻千里,金融市场大幅波动。危急时刻,中央政府郑重宣布:坚决支持特区维护联系汇率制度,坚持人民币不贬值。特区政府果断投入上千亿港元,打响惊心动魄的“金融保卫战”。

  亚洲金融危机和非典疫情使香港经济遭受重创。很快,《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在香港回归祖国6周年之际签署,饱含着中央支持香港发展、维护繁荣稳定的关切和决心。更多的好消息接踵而至――内地居民赴港“个人游”、支持内地企业到港上市、香港成为全球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中心、推出“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金融市场互联互通机制、深圳前海商事制度和法律制度的创新试验,引来香港人对内地的新一轮投资热潮……

  2017年3月,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纳入政府工作报告,“一带一路”建设、亚投行等国家重大发展规划也为香港预留了席位。“一带一路”将为香港带来重大发展机遇已成共识――香港可以发挥所长,成为“一带一路”主要金融和风险管理中心的首选“一站式目的地”;为此,2018年,香港特区政府在施政报告中公布了5个重点推进方向。“国家所需,香港所长”,香港与内地优势互补、共同发展的前景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