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中国城市“健康之道”

健康 时间:2019-06-01 编辑:sunbet官网 浏览:
——专访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划司司长毛群安 一个个健康城市、健康村镇,正在让“健康中国”走向现实。 《环球》杂志记者/张海鑫 站在历史的坐标上回望,一些数字和标签变得更有意义。 70年前,中国人平均寿命不足40岁,2018年,中国38个健康城市试点市人

    ——专访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划司司长毛群安

一个个健康城市、健康村镇,正在让“健康中国”走向现实。

《环球》杂志记者/张海鑫

  站在历史的坐标上回望,一些数字和标签变得更有意义。

  70年前,中国人平均寿命不足40岁,2018年,中国38个健康城市试点市人均预期寿命中位数已达到79.35岁;10年前,“万步健走”活动草创未就,2018年,国内各城市举办的马拉松类赛事已超过1000多场,参加人次超过530万;5年前,互联网医疗刚刚起步,2018年,22个省份建立省级远程医疗平台,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所有地级市和1800多个县……

  “小到禁烟、健身,大到医疗、养老,这些年中国人的健康观念变化很快。”作为健康中国从无到有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规划司司长毛群安对此感触颇深。

  2016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发布,随后全国爱卫办确定首批38个全国健康城市试点城市。短短两年,试点城市在健康环境、健康社会、健康服务、健康文化等建设领域取得较为显著的成效。

  一个个健康城市、健康村镇,正在让“健康中国”走向现实。这场声势浩大的健康变革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2017年7月,世界卫生组织向中国政府颁发“社会健康治理杰出典范奖”。

  “中国的健康城市建设是在卫生城镇创建的基础上,借鉴世界卫生组织的经验开始试点探索的,具有明显的中国特色。”毛群安表示,目前卫健委正在进行健康城市指标体系的调试与完善工作,下一步将依托指标体系客观引导健康城市建设实践,并聚焦重要健康影响因素、重点人群和重点疾病,实施一批健康行动。“毕竟健康城市的建设效果,还要问问老百姓的切身感受。”

城市化与健康并行不悖

  《环球》杂志:21世纪,城市化给人类生活带来了很多机会,但今天的城市环境中也包含了各种健康风险。你是如何理解城市化与健康之间的关系的?

  毛群安:国内外城市发展进程表明,城市化对健康的影响,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

  合理的城市化能够为经济发展注入活力,改善人类生存环境,促进社会的发展,提升人们的健康水平。但是,快速城市化,特别是规划不合理、管理不善的城市发展,会引发各类“城市病”,如交通拥堵、环境污染、资源短缺、公共服务滞后,以及快节奏城市生活带来的精神压力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等,这些都会给人们的健康带来巨大威胁。

  所以我们现在提出健康中国,强调城市、村镇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以普及健康生活、优化健康服务、完善健康保障、建设健康环境、发展健康产业为重点,把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全方位、全周期维护和保障人民健康,大幅提高健康水平。

  健康城市和健康村镇建设是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重要抓手,通过开展健康城市健康村镇建设,把健康融入城乡规划、建设、治理的全过程,促进城市与人民健康协调发展。通过开展健康社区、健康单位、健康学校、健康家庭等健康“细胞”建设,打造群众生活的健康微环境,才能为健康中国建设奠定坚实的基础。

中国特色健康发展之路

  《环球》杂志:20世纪8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倡导健康城市行动战略,在很多国家掀起了热潮。实际上,中国在上世纪80年代末也开展了国家卫生城市的创建,这为30年后的健康中国建设创造了哪些条件?

  毛群安:上世纪80年代,当人们开始意识到城市化带来的各类健康问题之时,国际社会开始了健康城市的探索,中国也开展了卫生城市创建。其他国家的健康城市往往是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倡导下,借助健康城市联盟等组织推动,非政府组织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我国通过发挥自身体制优势,通过自上而下的形式,将卫生健康放在城市发展的首要位置,提高了卫生城市的建设速度与成效。

  多年的卫生城镇创建,一方面显著改善了城乡卫生环境、健康服务和人群的健康意识,对提高人群健康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2016年,我们委托中国健康教育中心等专业机构,对当时所有卫生城市(247个)开展了一次全国性评价,结果显示:各个城市环境卫生状况明显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健康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居民健康素养明显提高,人群健康状况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如人均预期寿命比全国高2.7岁。

  另一方面,卫生城镇创建为健康城镇建设乃至健康中国建设奠定了良好工作基础,各个卫生城镇都建立起政府主导、多部门协作的工作机制,积极推进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为推进健康城镇和健康中国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架构和机制体制,各个卫生城镇也动员全社会重视和参与卫生健康发展,为健康城镇和健康中国建设奠定了群众基础。

  卫生城市创建积累了许多中国经验:一是始终坚持党和政府领导,把人民群众健康作为党和政府的重要工作,放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统筹考虑;二是始终坚持走中国特色卫生与健康发展道路,将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文化优势转化为一系列增进人民群众健康福祉的具体行动;三是始终坚持预防为主的策略,建立健全政府主导、多部门协作、全社会参与的工作机制,从治理健康影响因素入手,推动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四是始终坚持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坚持发动群众、依靠群众、造福群众,使每个人真正成为自身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环球》杂志:2016年,全国爱卫办确定38个首批全国健康城市试点城市。这一轮试点工作相较于此前的国家卫生城市创建工作有哪些改变?目前取得了哪些成效?

  毛群安:这些试点市是健康城市建设的先行者和探索者。

  我国将健康城市健康村镇定位于卫生城镇的升级版。健康城市建设与卫生城市创建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两者相比,卫生城市更注重硬件,重点在改善城乡环境卫生状况,重点解决预防控制传染病、寄生虫病、地方病等问题。而健康城市是在卫生城市基础上更注重软件,进一步综合提升健康环境、健康社会、健康文化、健康服务和健康人群,着力解决慢性病等公共卫生问题,全面促进群众身心健康。所有城市都要把健康城市作为建设健康中国的重要抓手全面推进,不是卫生城市的,要首先加快推进卫生城市创建。

  近期,我们委托中国健康教育中心牵头开展了38个健康城市试点市的预评价工作,结果显示:38个试点市通过既往的卫生城市创建和正在开展的健康城市建设,在健康环境、健康社会、健康服务、健康文化等建设领域取得较为显著的成效,人群健康水平明显优于全国水平,许多人群健康指标已经超过国家2020年目标,人均预期寿命中位数达到了79.35岁,婴儿及儿童死亡率、孕产妇死亡率、重大慢性病过早死亡率及传染病发病率均处于相对较低水平。

用评价指标引导健康城市建设

  《环球》杂志:应该如何衡量健康城市建设情况?